快捷搜索:

大话红楼之戏之男女

2019-12-18 08:06栏目:音乐天地

[贾宝玉] 薛宝钗问我上一日最快乐的事情是什么,我摇头说没有。而后我反问她为什么每日都问我同样的问题。她微笑地唤我入她的怀抱中,轻轻地说,“我要你每天都告诉我这样的答案。”我虽然大惑不解,却不加追究,安逸这个温暖的拥抱,像孩子,要能天天如此。 袭人带来了美丽的新衣,替我披上。我来到镜子前,看着自己精致白皙的脸。我什么都拥有,在这个缤纷的世界里,不缺任何。忽然一股莫名的孤寂感袭来,我又好像什么都没有。我难过地蹲下来要哭。袭人赶忙问我,“为什么,是闲这绣图不够陪衬?”我话到唇边又不出口,只是抱着袭人舒服地哭。 母亲问我对宝钗的欢喜有没有多一点?我说更爱和袭人走在一起,可好像又不怎么欢喜。我见母亲在月光下摇头叹息,那么珍贵的色相在你面前,为何要不珍惜。我理所当然的以为欢喜轻而易举,只要我高兴,明日找谁是谁那个人都愿意。 雨下下来了以后,我感觉到悲伤。为什么静下来以后是如此孤单。我跑过全花园全部房间,抱起每个人叫每个人好姐姐我欢喜你,看她们流泪的眼,听她们幸福的真情真言。为什么不够动听为什么不能动摇心灵,我依旧是我,唤不一起一丁点的感动。好可怜,望着一张张美丽的女人脸,我什么都有,还没有什么? 从没遇见一个人,令我放下自尊去追寻。从没有一人令我辗转难眠。握住手的刹那面不红,亲吻的一刻心不砰动。多少次这般历过多少次又这般不变过。我疲倦地坐在亭中,看着身边处处,她不在,她从来没有到来。 夜晚在后院支起了巨大的灯,戏曲唱着。我和姐姐们在玩耍,袭人蒙上我的眼,我快乐的在跑,抓住一个,忘掉孤单的一切。我的世界宛如一座最大最美丽的游乐花园,一生下来就拥有百万人努力渴望要得到的幸福,我唾手得,我享乐着。 一夜过去后,我从富贵的大床中醒过来,薛宝钗坐在床边上,用丝巾为我擦了擦脸,“上一日最快乐的事情是什么?”我继续答说没有,扑入她的怀抱,继续不追究。 若干月若干年后的一天,我听见薛宝钗叹气地告诉我,“有一天你对我说有,我有最快乐的事情,那么从这一天起,你有了真正欢喜的人。而我,再也得不到那个想要的答案。” [薛宝钗] 第一次看见贾宝玉,我就和他说,“我会和你在一起。我不介意如何的在一起,但求和你在一起,可以吗?”贾宝玉笑着摸摸我的脸,“我的好姐姐,那再好不过了。” 林黛玉在亭中坐下,一叹气一皱眉,牵动百万人的心情。她说,“那家伙昨天没来,肯定是去袭人那里玩蝴蝶了。”她说,“那家伙今天是不是有穿着我做的新衣。”她说,“那家伙到底想怎么样阿!捉蝴蝶捉的摔断他的腿吧!”而后林黛玉又一脸忧伤地看着我,“你说,他在哪里?” 丫头满上二杯茶,贾母问我和贾宝玉近况如何?我说不清楚。“不清楚?哪能不清楚。你要最清楚不过。比林黛玉还要清楚。”我想说点什么,见贾母拿起茶吃了口,手轻轻一松,碗儿落地即碎,她无奈地说,“再好的茶,淡了就没味儿了。” 书念累的时候,宝玉会去林黛玉那里。我守在她家的门口,带上新买的玩具。难过了他要到袭人怀中哭。而袭人在外看戏。一切都是我的设计我的安排,他靠在我的侧脸,泪舒服地落在我肩。 林黛玉的脸更苍白憔悴。她的喉咙沙哑,说不出一句话。她低头在为宝玉做更暖的冬衣。忽然她把一块温润的玉放在我手里,我不清楚为什么,收下的一刻我看着她的眼睛,仿佛冥冥中早就注定。 算命的说,宝玉会和一个天生赐玉之人完婚。我把那块玉握得更紧了。我知道那个人终于是我。 贾宝玉一动不动的坐在床头。他忽然明白是一路的半推半就拖拖拉拉,令他失去最爱走到如今。他一会儿哭一会儿笑。笑得时候亲亲我,哭得时候狠狠推开我。我像一个玩具,任由他高兴不高兴,得到一个人,得到他的玩具关怀。 [袭人] 贾宝玉睁开眼,第一个看到的人肯定是我。他总是笑着说,我是他第一道风景,留恋这一个风景。我为他擦过热毛巾,换上新衣。如花一样的他拉开门,离去在这间屋子里。 林黛玉叫我去吃茶,二人在亭中坐下,她以手靠在尖瘦的脸上,轻轻叹了口气。林黛玉说,我好像在重复一场暧昧的戏。我问她怎么了。她说,“每天和贾宝玉谈情说爱,说那些远去的故事,说那些久违的风景。他说要和我去欣赏民间的风雪,看鸟兽虫怪统统在我面前唱着歌老去。我是如何欢喜如何高兴,可是为什么都得不到实现的那一天呢?” 陪贾母看戏的时候,她转头问我,是不是喜欢贾宝玉呢?我红着脸说不是。她那一笑仿佛知道所有。“袭人,你清楚得很,你们没有任何可能的关系。他要高高在上,他要过得很好,他要门当户对,那一个人绝对不会是你。” 贾宝玉哭着回到我这里,唤他入梦,梦里他拉过我的手亲吻我,说“林黛玉,你别不理我,我会难过,我多么难过……”我靠在他的肩膀,眷恋一刻温暖。这一刻我忽然明白了我到底想要什么得到什么了。 看你念书,为你奉上一杯热茶。看你暖手,加紧敢做御寒的新衣。头发乱了,买一只好看的发钗。要你站在人群,和她和她们和她们的她们,愉快游乐一场。 “没什么天长地久的事情啊。”薛宝钗对我说,“什么都要自己努力自己争取,什么叫命中注定,什么是金玉良缘。谁都以为他会和林黛玉在一起,现在还不是来到我这里……” 那一天贾宝玉很早就醒来了,他一动不动的看着我,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我知道他和薛宝钗一起并不快乐。他看着我说,“袭人,你真是一道好美丽的风景。”我笑着唤他入我的怀抱,擦干泪后,他又关山了门。 留我一人坐在这里,你不在,谁都不在。空空屋内还剩下什么。我笑着回忆,回忆贾宝玉,回忆他有时在梦里都会呼唤我的名字,回忆和他去哪里到过哪里见过什么,留恋过的风景。偷偷走他走过的路做他爱做的事情玩他玩过的游戏。在笑里我的眼泪流下来。他已经成为我的全部风景,是我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[林黛玉] 没多久,贾宝玉的眼泪落了下来。我狠狠地关上门。在夜里,我听见门外的他在喘息问我,“林黛玉,我对你好,什么都愿意舍弃,可你为什么不要见我?” 我说,“算了吧,贾宝玉,刚才你和薛宝钗快活的时候为何没想到我。你对我好,对大观园的人都一样的好。如同花蝴蝶,游乐过全世界,最后回到我身边,握住我的手,我就一定要被感动吗?” 他用力的拍门,“好,我现在就去和所有的她们都说清楚。再不理她们再不和她们看星星了总可以吧!” 我摇了摇头,说,“你改变不了。”我不求你改变,给我一夜时间,明早我又会是那个我,赖在你的身边,为你撑到衰老,在你累的时候,还有我这个身边。 门外没有了声音。一朵花正落在我的手心,在月光下,泪水顺着脸持续淌下,多久前,我开始习惯这个缺少水的身体。多久前,我开始习惯这个背叛原谅的关系。 太阳出来的时候,贾宝玉已坐在我身边,他扑入我的身体里。多少次我们这样过来。他说,“念书好累啊,父亲又逼我当官了。”他说,“我讨厌世俗纷扰,金银财宝都抵不上林妹妹你的一个微笑。”我很感动,真的可以和你在飘浮尘世中找一处山清水秀,在诗词歌赋里愉快今生吗? 我在他的身边,听他说薛宝钗的好和袭人的乖巧。然后他的手轻轻环在我的腰间,仿佛给我全世界最大的荣耀。就像他骄傲地说,“我。贾宝玉,那么多人爱的贾宝玉,只喜欢你林黛玉。” 我只要和你在一起。我很珍惜。而你为什么不珍惜,为什么要舍弃。如果说享乐是你的个性,你要求每一个女人的未来都是痴痴等你,而你偏不少这一点点的虚情。 你说讨厌世俗纷扰,功名利禄金银财宝都抵不上我一个微笑。这刻我有多少感动,真的可以和你在飘飘浮浮中找到一处山清水秀,在诗歌烂漫里愉快今生? 可为什么我们啊,是活在这个悲哀世界的我们,没经历风雨,富贵享乐着,什么都有了,却好像什么都没有。没有了追求,好想离开,即使不离开,也绝不可以和对方分开。 我们是最不可能在一起的我们。当你娶了她当你抱着她,我一下子坐在地上,如同一块在暖温中的冰,已溶化开,残酷一个失去水的身体。 狠狠幸福过一刹那,送给我此生所有的感动。我只求你要安好,即使我死去你也要一辈子都活得最好。别说和谁在一起都不重要,别说富贵在你手中统统挥霍掉。 我会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看着你,我要你飞黄腾达高高在上,咬咬牙看全世界人都对你认真的笑。不能在一起是最美丽的结局,悲剧多有吸引力,这出戏有了足够感动万千人的结局。要他们学习,学会好好的珍惜。 爱若即若离,花开花落,还有什么可以记忆。愿令一个世纪几个世纪后的人们看到,这何样情怀何样悲痛,在我认输命运后,你们通通都会读懂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管家婆马报发布于音乐天地,转载请注明出处:大话红楼之戏之男女